新西兰服务器

行旅中的诗意,一个加拿大人在中国的15年

  米歇尔·马多(Michel Madore),加拿大画家、雕塑家、诗人。近日,他将自己于2015至2020年旅居中国期间的绘画作品汇集为一个名为《行旅图》的展览。

  人物一直是米歇尔·马多的绘画中心。“从 25 年前的第一幅画以来,我看到人物从画布的左右两边往返行走,总是侧面,我好像走在他们旁边并感受他们,和他们如一家人。此画之后我与自己说,我的一部分已跟随着这人山人海。他们要去哪?往哪里走?和谁在一起?唯一确切的是,他们有一个命运共同体,与我们所有人类兄弟姐妹一样,诗人弗朗索瓦·维庸(François Villon)所珍视的。” 米歇尔·马多在筹备这次展览最初的想法。

行旅中的诗意,一个<a href=加拿大人在中国的15年”/>

  梦书人-1 

  30 x 30 cm,2016

  纸本炭笔,拼贴

  在马多的绘画作品中,观者可以看到空灵清逸,对线条极度的节制和大量的留白。裱在亚麻布上如皮肤般的纸重叠交错形成的意外,形成了各种灰度与空间。西方叙事下的风景、人物和天穹,构成了另一幅天与人的景象,米歇尔·马多的艺术源自西方,而他的艺术之路却和东方不期而遇。米歇尔·马多对东方哲学有着浓厚的兴趣,在他的作品中,我们看到了东西方的交融。

行旅中的诗意,一个<a href=加拿大人在中国的15年”/>

  梦书人-2 

  30 x 30 cm,2016

  纸本炭笔,拼贴

  2011年的一次对谈中艺术批评家、策展人鲍栋这样提及米歇尔·马多的艺术:“我们看到在马多的作品中经常出现‘身体’,不仅仅是身体的形象,也就是说他不是用绘画去描绘现实的身体,他是在绘画上呈现抽象的身体感,这就涉及到了某种形而上的身体,甚至可以说,这个世界的每一种存在都有其‘身体’,比如画布上的炭笔,与亚麻布产生微妙的摩擦关系,在摩擦中,我们能见看到画家控制自己的手指,手指连着手臂和眼睛,这个炭笔的线条就是‘世界之肉’(梅洛·庞蒂的一个概念)运作的痕迹。”

行旅中的诗意,一个<a href=加拿大人在中国的15年”/>我们在哪 (局部)

  80 x 240 cm,2015-2016

  制裱布画 

  “作为画家,米歇尔·马多相信手,相信材料,相信时间,与其说他任由这些东西自我表达,不如说他早已将自己作为画家的生命交付给了它们。只有如此,画家的自我才能显现出一种沉默的光芒。因为他在自己的工作中发现了其他的生命——炭条在画面上悉索前行,亚麻画布的纹路里藏着关于植物的回忆,纸张断裂又弥合。也唯有这些生命的体验能让思考噤声,取而代之以关于手和材料的信仰。藉着这些古老的信仰,绘画变成了对不可见世界之可见性的探索,变成了诉诸生命深度而非其外表的行动;而画家的自由,则取决于他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放任自己走入这片晦暗之地,并依赖着从手指到生命深处的那一点点震颤——而不仅仅是眼睛和头脑,抵达自身的真实。” 青年学者、艺术评论人和策展人贺婧在本次展览前言中写道。

  在之禾空间,参观者还能在现场买到米歇尔·马多最新出版的随笔集《涂涂改改》(Ratures et repentirs)的中文译本展览将持续至2022214日。(布布)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加拿大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加拿大服务器网联系。

[加拿大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]